揭秘明代黑社会:为一两银子制造明朝版“96碎

揭秘明代黑社会:为一两银子制造明朝版“96碎

时间:2020-01-09 08: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明末南京人的生活:超级移民城市的繁华与隐忧

朱棣北迁后,南京虽然降为陪都,但依旧是大明帝国南方的政治、经济、时尚中心。明代的南京人口数量,从朱元璋定鼎南京时的不足10万人,以爆炸般的速度攀升至洪武末年的70万人,即便后来朱棣迁走了大量的工匠户去北京,明朝中后期的南京依然有50万左右的常住人口,这在600年前的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当夸张的一个数字。

要知道当年可没有什么高层住宅、精品写字楼、紫峰大厦之类,全南京超过城墙高度(约十余米高)的建筑恐怕都是凤毛麟角,以平房为主的民宅要容纳下50万人口生活和工作,明代南京的拥挤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夸张的常住人口数量,也造就了南京超常的繁华程度。嘉靖时苏州画家仇英曾绘制《南都繁会图卷》,在这幅高不足半米、宽3.5米的画卷上,竟绘有1000余位人物和109个商店的牌匾,其中不光有“义兴油坊”、“ 和布庄”、“靴鞋老店”这样基本的衣食住行店面,还包括“钱庄”、“当”等金融公司,“弓箭盔缨”等武器店,甚至连各路半仙也操办起了“卜卦命馆”、“阳宅地理”、“相馆”这样的店面。比之昔日前辈堂而皇之的风光,今天胡同口和天桥下的徒子徒孙们算是不争气地很了。《南都繁会图卷》中还有个“东西两洋货物俱全”的招幌, “东洋”即日本,西洋可能是“郑和下西洋”之西洋,即印度洋,也可能是指欧洲,不过无论如何,这都从侧面反映了明末南京的商业发达程度。

作为陪都和江南贡院的所在地,南京是理所当然的南中国政治中心,而汇集于江南贡院的各地士子,又对南京时尚中心的地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与江南贡院一河相隔的秦淮风月之地,既令南京官员、士大夫与学子流连忘返,这些社会上流人士反过来也烘托起了此地在审美品位上的权威。古人载秦淮妓家皆“屋宇精洁,花木萧疏,迥非尘境。到门则铜环半启,珠箔低垂;升阶则 儿吠客,鹦哥唤茶;登堂则假母肃迎,分宾抗礼;进轩则丫环毕妆,捧艳而出;坐久则水陆备至,丝肉竞陈;定情则目眺心挑,绸缪婉转。纨绔少年,绣肠才子,无不魂迷色阵,气尽雌风矣”①。结合上一期《明朝风尘中人的才华与傲骨》可以看出,从营业场所的运营,到管理人员的服务态度,再到一线从业者的素质,秦淮风月都是走在时代前沿的。当时南京秦淮旧院在时尚届的地位,与今日法国之巴黎仿佛。

既然如此,生活在南京是不是大明公民的一个上佳选择?

明代南京市民的生活丰富多彩,但同时也面临着一些隐患。作为一个超级移民城市,南京城人口构成极为复杂,既有来自各地的劳动者,又有大量的卫所军户,还有本地大量的底层、边缘人物。加上南京城的开放性和流动性都很强,这就极大地增加了城市管理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城市罪犯就比较猖獗,强盗、小偷、恶棍互相勾结,形成了原始的黑社会组织,其行事风格可比古惑仔嚣张多了。

明人王樵所著《方麓集》中记载,魏国公②族人徐绳勋的家奴杨凤、顾学勤等3人,与徐绳勋的小妾春蛾、宗氏,以及宗氏的母亲严氏等府内女性通奸,而这些奸情被徐绳勋的长孙徐尧年撞破,还趁机勒索3人钱财。可惜这个不成器的徐达后人有胆无谋,杨凤等人花了1两银子加1贯铜钱请了几个打手,趁徐尧年睡觉时将他勒死,然后把尸体烧毁、拆碎再四散丢弃,若只论手段之残忍,比之1996年南京碎尸案,也相差不远。何况所谋害的还是堂堂魏国公的族人,堪称无法无天。

明末的南京,是一个人员居住混杂、特权阶级集中的城市,生活在其中的普通市民,一方面会受到底层的滋扰和上层的压制,另一方面,却也得以开阔视野,发现更大的世界。从某种角度来看,或许这才是更有意义的人生吧。

本期注释

① 出自清初作家余怀《板桥杂记》。

② 明朝魏国公即开国功臣徐达。

本期参考:

《南京通史 明代卷》

《明史》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