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悬而未决的1996南京大学碎尸惨案

至今悬而未决的1996南京大学碎尸惨案

时间:2020-01-09 08:0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南京是中国 四大古都 、首批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 ,历史上曾数次庇佑 华夏 之正朔,长期是中国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是南京自古以来政治军事斗争最激烈的地方,朝代的更迭都伴随着鲜血,因此南京被称作悲情城市,古代历史上就曾被多次屠城,那且不提,就从近代历史来说,南京遭遇三次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1853年,太平天国占领南京,这是太平军攻克的第一座大都市。出于对清朝统治的愤恨,或出于对将要成为都城的政治上的安全的需要,太平军从攻城到进城一路清洗;清人对此的一些记述可能有些夸张,说太平军在南京“日屠万人,旬日不绝,”南京人“为避长毛而溺江者尸被江面十里无水”纭纭;这是南京近代史上的首场浩劫。

11年后,1864年,清军攻陷南京(天京),太平天国被消灭,南京随之经历了新一轮的屠城。因太平天国不剃头,清军入城后见到留发的男人格杀勿论(城陷之前亦不敢剃头,剃了头太平军见了也要杀头)。曾国藩的日记里就有“辙斩长毛首十万级”。从逻辑上分析,清军屠戮的人数比太平军要多的多。-----这是南京近代世上的第二次浩劫。

南京在近代史上的第三次浩劫便是众所周知的日军“南京大屠杀”。

回到正题,案情经过: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 南京大学鼓楼校区 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成人教育脱产班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复杂,流动性大。其父刁日昌,住在江苏省 姜堰市 沈高镇刁舍村四组。

刁爱青是一个从农村刚刚来到南京仅百日左右的年轻少女,很难说有什么仇家,亦或是情敌,也并没有多少积蓄,因此凶手的动机受到了广泛猜测。在广为流传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一文中,作者黑弥撒猜测死者是在 重金属摇滚 、甚至某种宗教仪式中被杀害的。然而,许多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碎尸仅仅是凶手为了毁灭可能的线索与证据,而且凶手一定是擅长屠宰、烹饪或者是医术的人。

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回忆,她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 单眼皮 ,眼睛稍有些 近视 ,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

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出走,据称是由于当时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规定使用电器,导致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受到处罚后,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未回到宿舍。死者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 青岛路 ,死者当时身穿红色外套。

1996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名打扫卫生的妇女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路捡到一个提包,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的肉片。后来她在清洗肉片时发现有3根手指混在其中,随即报案。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路和龙王山被发现,均被包在提包以及一条床单之中。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可见凶手的残忍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由于凶手作案手法精密,南京人口流动大,即便发动了极大的警力去排查,还是没有任何收获,案子就此进入了死胡同,本来随时时间流逝,刁爱青的案件早已被人遗忘,但是几个不明身份人物的出现让当年这场惨绝人寰的案件再次浮现到公众面前。

2007年3月21日,一位网名为“十六茶”的网友发表了名为《96南大碎尸案》的帖子,这是现在可以考证到的,有关“1.19”案详细信息在网络上的第一次披露,由于年代久远,我并未能找到此贴的原文,及最初发帖地址,但是可以确定,之后网络上流传的关于“1.19”案的很多细节描写即出自此贴,包括那著名的几段话:“死者头颅及内脏被煮过”、“尸体被切割成数千块”、“肠子被整齐叠放”等,这些信息后来被众多关于此案的文章所引用,该名网友发了该网帖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他的身份被猜测是当年办案的警察之一,不知道什么缘故披露此案的诸多细节于众,猜测是可能认定该案件无法被破,也不担心凶手警惕,于是才披露该案件细节。该贴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甚至被怀疑是小说里摘录的。

2008年6月19日,在天涯论坛,一位名叫“黑弥撒”的网民发表了名为《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在文章中,“黑弥撒”以假设为依据,认为刁爱青的死与“打口碟”这种重金属摇滚音乐形式有关。黑认为,刁是通过重金属音乐结识了凶手,并因为自身气质激发了凶手的童年阴影,最后被凶手变态杀戮。“黑弥撒”的帖子一石激起千层浪,童年阴影、重金属、变态杀戮,这些之前从未有过的信息立刻给“1.19”案蒙上奇怪的色彩,而这种符合影视作品元素的观点立刻引起网友的疯狂议论,在帖子下面各种论调一齐出现,最大的猜测莫过于对“黑弥撒”本人身份的质疑。网络上关于刁爱青的信息被一遍又一遍翻了出来,这个案子也被群众所知。网络的热炒也影响到了媒体,2008年6月24日,南京主流媒体《现代快报》以整版篇幅报道了南大碎尸案的情况。

当时的报纸

黑弥撒”的帖子把沉积了12年的“1.19”案炒热,也彻底把案件搅浑,从那时起,关于碎尸案的详细信息,比如弃尸的地点,碎尸块的数量,受害人的信息等都变得多种多样起来,甚至连案件发生的日期是1月19日还是11月9日,都有了不同的说法。关于网友对“黑弥撒”本人身份的质疑,最后由南京警方介入,确定了的身份:其父是参与过案件调查的警察,其本人是重金属音乐爱好者,且对此案感兴趣,于是写下了这篇揣测凶手的帖子,案发时不具备作案年龄。介于过多网友不负责的讨论已经把案情引向千奇百怪的方向,在6月底,天涯关于“1.19”案的讨论帖被关闭。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08年7月4日,名叫“悼红轩主人”的山东网友,与一名记者自发前往江苏姜堰,刁爱青的老家,采访刁的父亲,获得很多第一手资料,不过因为他们二人冒充是“南京市公安局”身份采访,被刁爱青的姐夫发现问题并报警,当地警方把他们以凶案嫌疑人的身份带走问话并采集血样后释放。在7月13日,“悼红轩主人”把采访资料汇总成《关于南大碎尸案的终极猜想》并发表,同时接受《美国之音》专访,在不到20分的录音采访中,“悼红轩主人”以相关帖子被封为依据,凭借揣测,但又极端的认为此案是“有内幕”,矛头指向军方。而同时,他“分析”了“黑弥撒”的帖子,发觉若干留言的网友有问题,最后他又把矛头指向了98年发表《纪念物》的作家王大进。

到了2008年7月25日,第237期的《南都周刊》根据当时火热的南大碎尸案讨论现象,发表了题为《南大碎尸案的网络与现实》的文章,文中南都记者采访了刁爱青的父母和几位高中同学,同时公布了一张刁高中同学出示的刁爱青本人的照片,这让众多网友第一次目睹刁爱青真容。南都的文章也总结了“黑弥撒”和“悼红轩主人”的经历。至此,“黑弥撒”的《关于南大碎尸案的一点想法》,“悼红轩主人”的走访信息,南都的报道,构成了网络上议论“1.19”案的主要资源,然而这三篇主要文章,在案件具体信息上相互矛盾,观点新颖却多为主观猜测,致使在后续流传中问题越来越大。不过2008年南大碎尸案的热潮也逐渐再次平静下来。

到了2009年11月30日,同是天涯论坛,一位名叫“潜水啊潜水多年”的网友发表了《我也想说说我知道的南京119碎尸案》的帖子,根据行文推测,该网友是案发当年的南大学生,亲历了南京警方在南大的排查工作,提及到了很多比较准确的信息,同时其也根据自己的猜测把案件矛头指向了南大校园本身,并提及一年后的一次学生遇袭受伤事件,及她认为南大奇怪的处理方法。此贴可谓是08年南大碎尸案热潮的余波。

2010年,天涯“舞文弄墨”板块的版主“蜘蛛”(真名王黎伟)出版了恐怖小说《十宗罪》,在其中的第九卷和第十卷,作者引用了南大“1.19”碎尸案,并且把08年热潮中的主角“黑弥撒”也添加进去,因为是小说的艺术化,所以文中对“1.19”案的描写相当写意,一些细节与真实案情有很大出入,但是很多年青一代通过此小说了解到“1.19”案,很多案情的错误信息,混杂在真真假假的南大碎尸案信息里更广泛的流传开。

2年后的2012年3月23日,一样还是在天涯论坛,网友“baaaaabbcc”发表了题为《灰色轨迹——致96南大碎尸案凶手》的帖子,从贴中可以看出“baaaaabbcc”是根据“潜水啊潜水多年”的帖子推测出凶手是刁爱青的同学或室友的团伙作案,他根据自己的推测,认为“潜水啊潜水多年”就是当时知情者之一,甚至可能就是凶手,而那个被提及的一年后学生遇袭事件,就是那个团伙为了保守秘密的极端做法。这样,又一个新的说法——“同学团伙作案说”被提出。

在2008年--2011年间,一位名叫徐嘉(家)亮的南京人,曾向警方提供过一条线索,案发徐是南京一名联防队员,据他个人的回忆在刁爱青失踪时间,他曾在南京古林公园(后来的一处弃尸地附近)发现两个“可疑的姜堰人士”,携带有类似“后来发现的用来盛放尸块”的拎包,徐也把这个线索公布在网上,于是引来除了“变态杀人说”、“作家杀人说”、“内幕真相说”、“同学团伙杀人说”之后的又一种说法——“姜堰老家杀人说”

这样,原本一起普通的杀人碎尸案件,在经过22年的网络发酵之后,已然变得千奇百怪,现在在网上搜索南大碎尸案,可以随意看到各种“真相”,几乎每个帖子下面都有人“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知道案件真相,关于“案件已经被破获只是被压着不公布”的说法,更是比比皆是。

我的观点:我的想法完全和黑弥撒相同,能够把别人分尸成2000块的人在精神上绝对追求完美,很可能缺乏父爱母爱,他对被害人只有那种占有的爱,但是因为害怕失去这唯一的爱,便将她用这种方法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我怀疑凶手保留了刁爱青的部分身体组织。以下摘录自黑弥撒的帖子

“ 首先声明,我不是警察,之所以又谈起这桩悬了十几年的无头案,完全是出于个人对这起案件的一点兴趣。之前也看过网上关于这起案件的一些讨论,但说实话,其中大多是在讲故事,基本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因而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凭借自己的猜测胡乱发表一些看法,目的和大多数人一样,都希望真凶早日归案,被害人的冤魂能早日得到安息。也欢迎各位一起来讨论。 就目前来看,网上争论最多的,无非是犯罪嫌疑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从事什么职业。有医生说、屠夫说、厨师说,等等等等,理由不外乎“刀功精湛”。对于嫌疑人的职业,我先不谈自己的观点,单就目前所知的情况,被害人的尸体被切成一千多片,内脏被煮过,并被整齐地叠好,包括衣物也被整齐地叠好,可见嫌疑人很强的心理素质,同时可能懂得医学知识。如此看来,嫌疑人的文化程度较高,应当受过高等教育,至少其个人素质要高于普通的初高中文化者。试想,一个只有初中或高中文化程度的大老粗,凭借什么能吸引一个在校女大学生的注意?且又有什么能力做到杀人后冷静地分尸?所以我认为,嫌疑人是屠夫、厨师,或者锅炉工的可能性都很小,因为这几种职业的从业人员文化程度及素质普遍不高;至于医生,只能说有可能性,因为目前还没有任何可用于推理的证据。   但问题是,嫌疑人的作案手法真的与职业有关吗?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嫌疑人所从事的职业根本与“切肉”无关,但他又具备相关的知识,比方说,利用业余时间自习了解剖学,香港电影《羔羊医生》很多人都看过吧?电影的情节就取材于曾经发生的“雨夜屠夫”案,其案犯林过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个人认为,这种假设的可能性比较大。   犯罪嫌疑人是怎样把被害人杀害并分尸的呢?是在街上偶遇被害人并将其强行带回住所再实施作案?不可能,因为这种情况,嫌疑人与被害人之间并不熟悉,被害人必然会激烈反抗,即便是成功将其带回住所,杀人后再分尸,也没有必要将尸体切成一千多片,甚至连内脏和衣物都整齐地叠放好,或者说,没有一种原因会导致嫌疑人这样做,所以,偶遇的说法基本可以排除。既然不是偶遇,那么嫌疑人与被害人之间应当是熟悉的,至少是认识的。是什么能够使两人认识并熟悉呢?我的观点是——相同的爱好。被害人性格孤僻,平时很少与同学交流,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没有爱好。或许正是由于被害人的爱好与大多数人不同,才会导致她不与同学交流,而当被害人遇到一个与她爱好相同的人之后,她的心情会是怎样?一定是非常高兴,并且很乐于对这个人敞开心扉,对于嫌疑人来说,被害人身上也必然有能够吸引他的地方,这些应当是使两人互相熟悉的主要原因。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爱好呢?我先不说,来说点别的。   南大周围,包括小粉桥、青岛路、陶谷新村、甚至延伸到汉口西路、阴阳营一带,集中了我市的三所名牌大学——南大、南师大、河海。我一直认为,这里是南京文化气息最浓的地方,不知道各位是否有同感?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地有品味,包括那些做生意的商人,南京最早卖打口碟的就在这里。这里的种种完全不同于城南或下关的市井小巷,也不同于新街口等商业区,这里之所以有它独特的地方,主要就是因为文化。这样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地方,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当然愿意在此居住,也包括犯罪嫌疑人。接着我想说说打口碟,这种CD的内容多是一些国内不常见的欧美流行音乐、乡村音乐,更多的则是摇滚乐、重金属,甚至那些极端音乐。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认为听摇滚乐或重金属甚至极端音乐的人,个性一定十分张扬,装扮也一定奇形怪状,其实不然,听这类音乐的人,恰恰多是那种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外表也很普通很低调的,尤其是听重金属和极端音乐的。这类人现在仍然比较少,在当时恐怕就更少了。想想看,96年的时候大多数人在听什么?又有几个人明白什么叫死亡、哥特?也许有人会问:你说的共同爱好就是指音乐?没错,可能性非常大。我们不妨再做个假设,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没有任何线索,因此以下只是我的主观猜测,如果各位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那就权当听故事好了:被害人刚入学不久,一次在校门口逛街的时候偶然接触到了打口碟,她立刻就被那些以前从未听过的音乐所吸引了,但在当时,CD还比较少见,而一款普通的CD随身听对于她这个穷学生来说也是奢侈品,用现在的话说,她很郁闷。就在这个时候,犯罪嫌疑人出现了,他主动向被害人介绍这些音乐,当他了解到被害人没有听这些CD的条件后,更是主动地邀请被害人去他的住处,因为在他家里,也许有一款效果非常好的音响。嫌疑人成熟稳重的外表、文质彬彬的气质、优雅的谈吐,取得了被害人的信任,于是,他们认识了,并很快成为了朋友,他们经常出入嫌疑人的住所,他们听音乐,谈心得,几乎无所不聊。在嫌疑人的面前,被害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健谈,她觉得自己喜欢这个男人,而嫌疑人似乎也被这个女孩身上的某种东西所吸引。后来发生的事,我不敢妄加猜测,也许他们相爱了,甚至发生了性关系。   但是被害人并不知道,她已经离死不远了。也许是她的外表,或是气质、又或是穿着打扮勾起了嫌疑人对往事的回忆,一段发生在童年或少年时期的并不美好的回忆,激起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个念头——杀死被害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将心爱的女人永远留在身边,尽管他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他觉得被害人太像童年时的“她”了,她们的共同之处太多太多,有时他甚至会觉得她就是“她”。嫌疑人开始不可自拔。每当与被害人相处的时候,嫌疑人总是能够回忆起“她”,回忆起“她”给他带来的快乐,当然,也有伤痛。   根据以往的变态犯罪的案例,这类犯罪嫌疑人的童年或少年时期基本上都经历过一件或数件对他们身体乃至心理造成伤害的事件,这类事件则在他们心灵上留下了阴影,从而导致了后来的犯罪。本案中嫌疑人过去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我们无从查证,但有一点,事件本身一定对他的伤害很大,且主要是心理上。   对于嫌疑人来说,被害人像极了“她”,他爱被害人,所以要把她永远地留在身边,但首先,他要为她“赎罪”。   作案过程我无法做出具体描述,但可以肯定的是,嫌疑人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快感。看着被害人的身体像切羊肉似的被切成了一片一片,嫌疑人感到,她的罪赎清了,但这肉体依然污秽,必须丢弃,只有灵魂,才是永远洁净的,只要被害人的灵魂能和他在一起,他就满足了。 ”

案件发生至今已经22年,虽然至今受害人依然没有沉冤得雪,但是令人欣慰的是,南京警方从没有放弃过对此案的侦破,据介绍该案已被移交至南京市公安局专门负责积案的部门,继续进行调查,希望被害人在天之灵能够安息,而凶手如果还在人世间希望你早日自首,接受你该得到的惩罚以慰死者在天之灵。